十余年前,南勇、谢亚龙、杨一民等被连锅端,当时中国足球反腐不可谓不剧烈。之后,中超联赛一度火热,球队甚至夺得亚冠。里皮接手的国足也一度颇有活力。引入归化球员之后,似乎国足水平、成绩之提升,希望不小,哪知道最后仍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一股更强大的反腐风暴将涤荡绿茵场的边边角角,中国足球有希望重新迎来一个清新的环境。然而,职业足球管办分离,成立中超联盟等推动中国足球进一步职业化的举措,依然需要坚持下去,并且是守得住寂寞的持之以恒。唯如此,中国足球才有望不走老路,陷入一次又一次的痛苦轮回。

上图:3月2日,扬科维奇(图中戴帽者)执教的中国男足在海南海口进行首期集训。

关于 “管办分离”的讨论,早在中国足球实现职业化改革的前期就已有雏形。早在1989年,中国足协曾提出过实体化建议,也就是后来所说的“管办分离”。“管办分离”的说法首次被正式提出则是在2004年。当年,7家中超俱乐部组成“G7联盟”,矛头直指联赛“管办不分”。2005年中超公司成立,但中国足球依然保留着“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管办不分”被视为中国足球水平长期得不到提高的最大桎梏。足管中心这个由原来的处级单位国家体委足球处演变而来的司局级机构,扮演了“半官半民”的畸形角色:它跟足协人马班子相同,可编制上却归于总局行政序列,一把手也系任命,结果考核体系也是政绩,这导致的足球推进工作“只唯上”和职能含混之弊。

直到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正式对外公布,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不设行政级别。由国务院牵头对足球进行顶层设计,单项体育运动被国家提升到政策层面和战略发展决策的高度,这在新中国体育的发展史上,也是头一回。2017年1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则正式注销,这意味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脱钩成为独立的社团法人。此举也被视作中国足球职业化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不过,6年过去了,中国职业足球的管办分离仍处于行政机构与行业协会分离的初级阶段,管办分离直到现在依然不能得到很好的落实。中国足协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缺少长效的监督机制和问责机制,除了不作为和无作为之外,更是成为阻碍中国足球发展的最直接因素。足协作为民间性质的行业自治组织,在处理职业足球领域中的繁复问题时,总是显得捉襟见肘。

在此轮反腐行动中,作为中国足球最高管理机构的中国足协成为重灾区,先是中国男足原主帅李铁涉嫌严重违法被查,随后是中国足协原秘书长刘奕涉嫌严重违法被查,再到中国足球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兼国家队管理部部长陈永亮涉嫌违纪违法被查,然后是中国足球协会主席、党委副书记陈戌源涉嫌违纪违法被查,再到最近的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王小平、竞赛部部长黄松涉嫌违法被查,中国足协内部几个重要部门几乎全部沦陷,令人瞠目结舌。

十多年前的那场反赌扫黑行动依然历历在目,谢亚龙、杨一民、南勇等足协高官遭受牢狱之灾,然而中国足球并未因此变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十多年后的今天再次乱象丛生。其中,“管办分离”并没有得到有效落实,“去行政化”之后的足球领域依然是腐败重灾区,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为了提升职业化程度而筹备的中超职业联盟,从提出至今已经11年光景,仍没有结果,至今挂着一个“筹”字。究其原因,有圈内媒体人士指出,中超职业联盟卡壳的关键,在于中国足协始终不愿意放弃手中一直握住的核心权力,也就是掌控权。那么这样一来,职业联盟就不可能真正意义上成立,事情被无限期拖延,最终形成了“死循环”,中国足球自然也就在周而复始、重蹈覆辙的命运中继续挣扎了。

此次足球反腐行动力度之大和范围之广,已经大大超出了预期,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国家高层对于要彻底整治中国足球行业乱象的决心。中国足协在此次反腐中,几乎被连根拔,接下来如何进一步推进管办分离后的改革,让管办分离真正产生实效,考验着继任者的智慧。

上图:2023赛季中超联赛于4月15日开幕,开幕式于当晚在改造复建后的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国男足黯然出局。这种结果,又一次狠狠打脸了中国足协,让豪赌国家队又一次成为了笑话。

之前的四年又四年,已经屡次证明了足协豪赌国足、豪赌世界杯的不可持续性,这种豪赌,实际上是为了所谓“政绩”的急功近利和贪图虚名。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有了联赛取消升降级、有了重金疯狂归化、有了主教练更换的随意任性、有了政策朝令夕改……

足球报曾发文称,重视奥运会,重视世界杯,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政绩工程的悲哀就在于,它会把重视演绎成豪赌,犹如一个赌徒,眼中只有了下注赢钱,浑然忘了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之于中国足球的表现则是,为了世界杯一切都在所不惜,哪怕联赛、青训再烂也无所谓。

然而中国足球发展到今天这个千疮百孔的地步,各类政策搞得各级联赛惨淡经营,联赛为国家队牺牲,国家队封闭集训,联赛停摆,这样的局面下还谈什么进入世界杯?即便如2002年那样进入了一次世界杯,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国足的水平此后反而是一路下滑。

2014年世界杯后,人民日报在《联赛为本,青训是根》的重要评论中写道:“如今,以联赛为本是各足球强国的共识。联赛是发展足球的基础,向上可以为国家队输送精英,培养本国的球星;向下则能带动大众观赏和参与的热情,让更多青少年喜欢上足球,不断扩大足球的根基。”

今年2月24日,中国足协官宣扬科维奇担任国足主帅,他留下的亚运队主帅位置,由久尔杰维奇接任。亚运队的任务只有今年的杭州亚运会,而国足要打2026世预赛和2024亚洲杯,这意味着,扬科维奇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未来4年国足的表现。

相比国足上一任外教是世界级的里皮,扬科维奇一下子给人的感觉落差较大,因此外界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都有,但均非主流,观望的声音更多。

不过好在此次国足选帅,较过去还是有了一些不同。过去的选帅,往往不是足协层面决定的,而是外部力量干预的结果,甚至有的主帅都不是足协定的,而这次全部由足协主导。同时,将扬科维奇从亚运队上调,反映出足协虽然极为重视在本土举办的亚运会,但是预期是有调低的,真正的重心依然是在国足这边。

虽然重心依然是国足,但不难发现足协基本抛弃了“豪赌”的思路,更加低调和务实。很显然,足协包括中国足球的其他决策力量,已清楚地意识到,未来国足的实力其实是处于下滑趋势的。目前需要的国足主帅,一方面是正常保障国足训练和比赛,另一方面也是尽可能在纪律、体能、精神状态方面守住底线,扬科维奇恰好符合要求。

如今,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宣告结束,需要把联赛变成中国足球发展的原动力,以长远的规划建设规范健康稳定的联赛,让职业化的道路坚持下去,让中国足球水平提升之路回到正确健康的轨道上来。

体坛周报也发文称,未来我们要想看到一个正常发挥的国足,最起码要让中国足球这个系统能够正常运行,不要频频失灵。不要动不动就任意切割联赛为国足让路,把一个本来就千疮百孔的联赛搞得更加支离破碎。其次,国足的决策需要遵循足球的边界,不要过于任性和情绪化。

上图:4月8日,浙江杭州,2023中国足协超级杯,武汉三镇2—0战胜山东泰山。

从2011年开始的十年里,恒大足球作为中国足球最耀眼的符号,掀起了金元足球的狂潮。而伴随而来的各种经济问题,也为此后的多家俱乐部的动荡埋下了伏笔,部分水面下见不得人的交易,也将最终在此次的反腐案中暴露。

我们看到了中超冠军江苏队和中甲冠军昆山队在夺冠之后的退出,看到了多家中超俱乐部的严重欠薪,许多俱乐部的所有者都深陷债务危机之中……这既是金元足球惹的祸,也是足协管理政策的随意致使联赛价值下滑后的伴生乱象。

过去的中超,动辄数十亿元级别的投入,让中超冠以“世界第六大联赛”的名号,众多大牌外援外教纷至沓来,本土球员的薪资也水涨船高到令人咂舌的地步。但在新冠疫情来袭的大背景下,中超俱乐部背后母公司本身的财政困难,再加上中国足协不适时宜地推出俱乐部中性名政策和赛制混乱缩水的赛会制联赛,已使得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跌至谷底。

多年来中超的运行都是朝令夕改,常年为国家队服务,赛程被切得支离破碎,升降级随意变更。对联赛的最大金主转播方和投资商来说,这样的联赛商业价值能有多高呢?

俱乐部不可以欠薪以及联赛的保证金制度是中国足协设立的红线,然而足协准入部门却对一些混水摸鱼的俱乐部采取了大放水,为了保证联赛参赛队的数量而让一些达不到准入标准的俱乐部蒙混过关,为这两年联赛进行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中甲联赛的个别俱乐部在欠薪被球员申请仲裁后拒不执行中国足协裁定,连吃足协数张罚单的情况下依然大摇大摆的每轮比赛大比分失利,颇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这都给足协的公信力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恢复足协的公信力,严格执法,需要拿出壮士断腕的魄力,才能让参与者珍惜来之不易的职业足球席位;将参与假赌黑的俱乐部、违规恶意欠薪且无法适应现代职业足球发展的俱乐部一律剔除,这样才能保证联赛健康发展,正常运行。

好在如今,足协已经对明年各级联赛的准入进行了相应严格的把关,三级联赛的球队也控制在了16支。中国足协可以做的,就是在明年保证联赛正常合理的赛程赛制,尽可能稳定各级联赛的架构。

如果能保证联赛正常稳定运行,这是中国足球提高的一大基础。只有形成一个健康正常的联赛,才可能提升联赛价值,增加俱乐部收入,使俱乐部有自主造血能力,给中国的足球行业一个喘息和“回血”的时间。撰稿|阿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