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世纪和11世纪欧洲的古典城市重新兴起,在当时城市一般仅千人左右,一些所谓的大城市也仅万人,而巴黎已经成为突破十万人的城市。16世纪后,在法国约500个中世纪城市中,巴黎规模同样最大。

作为法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首都巴黎的城市建设与发展,与法国国家的盛衰兴亡紧紧相连。可以说是历史创造了巴黎,同时巴黎也造就了历史,巴黎城市的兴起,不仅是一部完整的法国城市发展史,而且也是人类城市发展的重要部分,更是现在城市建设的楷模,可以说是现代城市之母。

巴黎最早是塞纳河西岱岛上的一个小渔村,早在旧石器时代早期,这里就已有人类存在的痕迹,考古学家称之为“瑟利人 ”。在远古时期,巴黎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依自然地域分为三个区域:西岱岛、塞纳河右岸地区、塞纳河左岸地区。公元215年,罗马人在塞纳河岸地区建造了一座新城—吕戈戴斯。公元360年,罗马总督把吕戈戴斯城正式命名为巴黎,从此这座城市就被称作巴黎,并一直沿用至今。公元507年,克洛维将都城迁至巴黎,自从成为首都后,巴黎城市进入到较快发展时期。

从公元10世纪始,法国掀起兴建城镇的热潮,到15世纪,法国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这一个时期,法兰西城市与乡村的社会结构、经济生活和人员流动一直不断变革,政治、地理上更显近代风格。

法兰西人的观念亦已清醒地意识到自身的独立性,民族国家观念已初具形态,巴黎作为法国首都,对这一时期法兰西民族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16—18世纪是法国从封建制度向资本主义过渡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也是法国走出中世纪、跨进近代社会门槛之后所经历的第一个文化繁荣的法国文艺复兴时期,极大的丰富了巴黎城市的发展。

1200年1月15日,国王菲利普二世也颁布特许状,批准了该组织制定的规章,这份特许状的颁布标志着巴黎大学的诞生。巴黎大学是法国第一所大学,巴黎大学的创办是法国中世纪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它集中反映了法国社会在此前几个世纪的不断进步,及新的社会物质环境对人们知识水准要求的不断提高。巴黎大学海纳百川,学生来自西欧各地。同时,西欧各地的著名学者亦纷纷云集巴黎大学执教,一时间巴黎大学人才济济,群星璀璨。

巴黎大学的重建与扩建,使得法国首都巴黎成为当时西欧无可争议的学术中心,它的许多毕业生成为当时的旷世英才,如费朗索瓦·维永等。法兰西民族这一时期以巴黎为中心形成的欧洲学术与宗教中心地位,在民族观念、民族心理、民族语言和民族文化方面进行的设计、衍生与培养工作,对法国国家的稳固与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巴黎城国际地位的奠定与其自身的发展亦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巴黎大学最具实力的学科是宗教神学,其下索邦神学院在当时地位最高、影响最大。1384年,巴黎的圣母牧师会声明,不论在雅典还是罗马,都不可能有过什么神学院,也没有过什么教会法,而巴黎却得天独厚地拥有,尽管雅典在哲学与数学方面大放异彩,罗马在法律方面出类拔萃,而这些是较低层次的辉煌,巴黎在神学领域的杰出地位是无与伦比的,它代表的是一种高层次和优越的文化,不但为最虔诚的基督教民族法兰西民族服务,而且它终将自身的光芒与智慧传遍整个基督教世界。

中世纪巴黎的学术与宗教中心地位,不仅促使了巴黎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而且也促进了巴黎的教育、文化、经济、交通运输等多方面的飞速发展,为以后巴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巴黎大学还建造了当时世界上最古老,藏书最丰富的图书馆。早在1290年,该图书馆就已收藏珍本藏书1071册。

中世纪时,特别到14世纪前后,法兰西民族随着王权的逐步壮大、民族观念的逐渐形成。在这一背景下,出自法国的政治中心,代表民族声音的巴黎方言开始走出法兰西岛,并进而成为具有法兰西自身特色的语言。法兰西民族语言的诞生是巴黎方言以国都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的过程,从一定意义上讲,它是国家政治中心实力增强而产生的一种语言辐射现象,同语言密不可分的法兰西民族文化也同时围绕巴黎而发展开来。

至查理七世时期,在巴黎地方方言的基础上,形成了法兰西民族的共同语言——法语。法兰西学者大肆美化法语,宣称法语是最丰富最精确的语言,能表达最复杂的思想,同时称法语能够担当起当年拉丁语的历史使命,而成为世界性语言。统一的法语使法国人的民族意识进一步加强,使法国开始成为一个政治统一的民族国家。

城市建筑是一个城市的名片,也是城市的灵魂。城市往往通过标志性建筑来表现自身的价值与影响力。

公元1190年菲利普二世在修筑巴黎城墙的时候,选中卢浮宫现在的地方修建了一座要塞,此即卢浮宫的前身。卢浮一词来自撒克逊语,是当时一个原始村落的名字,意为“战壕”。当时修建要塞城堡的规模仅仅是现今卢浮宫方形庭院的一小部分,这座城堡当时还不是王室的内庭,只是国王的国库和档案馆。在以后历经近600年的建设,卢浮宫本身已成为一组不同风格的建筑艺术精品。

从14世纪起,“贤王查理”就开始常驻卢浮宫,到弗朗索瓦一世。决定邀请罗马帝国查理大帝来巴黎访问时,这座历史建筑己恢复昔日的风采,重现法兰西的历史尊荣。完成这一历史伟业的是著名建筑师皮埃尔·莱斯柯。经过近600年来几代巴黎人的努力,卢浮宫成为世界上的建筑艺术珍品,人们赞赏卢浮宫的建筑艺术是“益智图”又称为“建筑七巧板”。完整的老卢浮宫(不包括新馆)占地共19. 8万㎡,建筑物占地4. 8万㎡。二战后,巴黎人完成了卢浮宫新馆的建造,使其总面积达12.3万㎡,收藏珍贵文物近40万件,成为世界顶级博物馆。

中世纪法国城市的基本构造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四周为城墙,中心有广场,此外还有市政府、市议会以及大市场,市民住宅则散落城内各地,但城市功能分区尚不明确。而作为中世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教堂,通常是建在城市的中心广场。如巴黎圣母院,它坐落于巴黎市中心,始建于1163年,整座教堂在1345年才全部建成,历时180多年。巴黎圣母院是哥特式建筑艺术登峰造极的典范作品,它反映了欧洲中世纪城市建设和建筑艺术的完美水平,是人类和法兰西民族的巨大工程。她成为巴黎城最引以为自豪的中世纪法兰西建筑艺术的代表作。

16世纪至18世纪末这段时间,是巴黎城市建设的又一个发展时期。城市里又修建了许多教堂、宫殿、旅馆等。此时的建筑风格除继承哥特式以外,还将发端于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体现在巴黎的建筑当中。

如巴黎的圣泰田·杜蒙教堂,它的三个相互重叠的人字形山墙,尽管各具风格,但整体效果并没减弱,而是更加丰富和富于变化。这庞大教堂把文艺复兴建筑风格融合到传统、正宗的哥特式建筑中,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而巴黎最能体现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建筑物,当数始建于公元1863年的三圣教堂。此外,位于巴黎市中心的雷阿尔市场“无罪者”喷泉,也是典型的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杰作。

城市在西欧的兴起不仅是中世纪一个重要的文化特征,同时也可视为是西方近代文明曙光的初现。而对于法国来说,巴黎作为文化宗教中心的兴起,对法兰西民族的凝固与团结,法国王权的稳定与发展,以及法国在世界上地位的上升等等都起了极重要的作用。作为一个兼收并蓄侧的城市,它吸收各国优秀建筑的优点并形成自己独创风格。

那些遍布于全市各个时期不同风格的历史建筑与古迹,显示了古代巴黎历史的繁荣与辉煌,更使巴黎整个城市成为一个巨大的历史博物馆。巴黎在这一时期的繁荣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事实,虽然无法将这一时期的城市与近代城市相提并论,但仍旧不能否认它对于近代城市发展产生的巨大影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